别让国家宽带成为第二个高铁

更新时间:2014-07-26 18:01:24 浏览量:

  不久前的一天晚上将近十点钟,手机响了,是一位老年读者张伯伯打来,这已经是他第N次来电话反映宽带资费问题了。对于退休金不到2000元的他,每月150元左右的宽带费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他的疑问是,为什么宽带不能像公交卡一样,对70岁以上的老人免费呢?

  像张老伯一样苦恼的还有我的父亲。每个星期,我都会与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用电脑视频聊天,但当上海家中的宽带已经超过20M时,父亲家里的宽带仍只有1M,所以每次聊天都是在断断续续的语音、疙疙瘩瘩的画面跳帧中进行。老家的宽带资费倒是便宜,每个月只有30元,但升速到10M?父亲说打听过几次,都没有动静。

  这虽然是两个小故事,但却拷问着即将出台的国家宽带战略。

  很多次曾将张老伯的疑问提给运营商,为什么不能提供差别性定价?为什么不能给弱势群体提供较低的宽带资费?大多时候,他们只是“无奈地望着天,叹口气把头摇。”倒是一位基层运营商员工为我解答了疑问。在他的一天中,一睁开眼就要想的是,“收入增长率低于平均扣200元、移动出账用户渗透率低于上月扣20元、移动用户月均离网率高于上月扣10元……”如果指标完不成,整个月的绩效奖金还要被扣。这位员工的遭遇正是浓缩版的电信运营商,每年增长的央企考核指标压力,使得企业很难考虑更多的资费下降方案。

  更大的压力来自网络投资。9月4日,中国联通在北京发布了其“智慧城市”战略,将发展城市光网络、WCDMA无线网络、WLAN三大网络,此前,中国移动的“无线城市”和中国电信的“光网城市”战略均已开始推进。为了推进各自的战略,仅在2011年,三大运营商在宽带上的投资便将近700亿元。由此,便很容易理解,为什么老家的宽带迟迟不能升速,背负巨大资金压力的运营商,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,优先建设发达地区的网络,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。但由此引发的中西部与东部之间的“数字鸿沟”拉大,最终破坏的将是整个社会的平衡。

  虽然几度传出风声,国家宽带战略即将于年底前出台,但事实上,在出台国家宽带战略的时机上,中国已经错过了最初的热潮,当新加坡、日本、韩国、中国香港等地的网速早已上升至百兆甚至G时,尽管不同调查机构数据不同,但中国网速的排名始终落后于全球平均水平,出台国家宽带战略刻不容缓。但是,战略中的“国家”到底意义在哪里?政府在其中应承担怎样的责任?

  像张老伯这样的弱势群体和记者老家这样不发达地区对宽带的不满,反映出的根本性问题是:宽带服务究竟是普遍性服务还是商业服务。人们更担忧的是国家宽带战略能否真的解决这个问题?如果单纯将此战略定位于加大投资、提高速率、铺设第四张、第五张全国光纤网络,而不考虑政府与企业在此建设中各自的定位,将普遍服务和商业服务间的分界厘清,那未来的宽带很可能是又一个高铁:富人很开心,穷人坐不起。通信业老专家高仰止称这种现象为“劫贫济富”。

  现在,对国家宽带战略最多的猜想是,政府到底给钱,还是给政策。给钱?在4万亿大投资过后,这种国外流行直接为运营商埋单的方式,并不被很多专家学者看好,尤其是其中可能产生的贪腐和利益纠葛,更让政府行动谨慎。但政府能否为老百姓应用直接埋单呢?比如像张老伯这样的老年人,还有其他残疾人及农村贫困家庭,能否让其免费享受最基础的宽带服务,哪怕网速只有1M、2M。给政策自然是最可行的方案,不少电信人怀念上个世纪80年代的电信黄金十年,正是因为当时一系列的免税、刺激政策,使得企业在政府投资很少的情况下,迅速普及了电话。然而,政策是否具备可操作性?尺度的拿捏把握,尤其是具体操作细则,最好能一次性出台,而且直接可行。前车之鉴是,虽然三网融合战略出台已经两年多,但在业内看来,实质性的进展仍然太少,太慢。

  其实,无论给钱还是给政策,无论是普遍性服务还是商业服务,国家宽带战略中的“国家”之意,无非是,上则提速国家发展,下则惠及百姓民生,只要兼顾这两点,像张老伯这样的夜半电话,就没有了。

 

« 返回列表 上一篇:国内外光模块企业的差距在哪?
下一篇:钓鱼岛纷争对中国光通信市场影响

0

在线
客服

在线客服服务时间:9:00-24:00

选择客服类型马上在线沟通:

客服
热线

400-081-6088
7*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

关注
微信

关注官方微信
顶部